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行业信息行业信息

2019年上半年煤炭进口解析与下半年展望

发布时间:2019-07-23 16:34:48 作者: 来源:易煤资讯 点击:

    摘要:2019年1-6月份累计进口煤炭及褐煤1.5448亿吨,同比去年增加898.8万吨,增幅5.8%,总量控制相对稳定,但从分煤种和分地区、分海关进口看,进口量结构性偏高的现象依旧存在。2018年年底进口煤平控政策基本定调,当前部分地区和海关进口煤额度基本告罄,部分地区陆续出台进口煤限制政策,部分进口煤大港上半年已经基本用完全年额度,国内贸易商对于下半年进口煤收紧的预期逐步增强,对进口煤的采购越发谨慎,预计下半年煤炭进口量将逐步放缓。

    一、2019年1-6月份煤炭进口规模和结构

    1、2019年1-6月份煤炭进口煤情况

    2019年1-6月份累计进口煤炭及褐煤1.5448亿吨,同比去年增加898.8万吨,累计进口金额为120.85亿美元,同比去年减少5.67亿美元。进口平均单价为78.23美元/吨,同比去年下跌8.31美元/吨。

    其中1-5月份褐煤进口量为5021.18万吨,同比去年增加682.78万吨,累积进口金额为21.51亿美元,同比去年减少1.98亿美元。进口平均单价为42.85美元/吨,同比去年5下跌11.13美元/吨。

    其中1-5月份狭义动力煤进口量为3041.2万吨,同比去年减少240.43万吨。

    其中1-5月份广义动力煤进口量为8062.4万吨,同比去年增加422.35万吨。

    2、2019年上半年整体进口煤平控效果良好,但煤种结构分化严重

    2019年上半年,煤炭进口总量1.5448亿吨,同比去年增加898万吨,增长5.8%,主要原因在于:一方面,随着2018年下半年进口煤政策收紧,四季度到港未通关的进口煤集中在2019年1月份通关,导致1月进口量同比增加569万吨;另一方面,进入2019年第二季度,随着国内市场煤价格重心持续下移,国内外动力煤价差逐步扩大,最高达到150元/吨,国内贸易商集中购买进口煤,导致第二季度整体进口量激增,同比增加978.8万吨。

    2019年上半年进口煤总量增幅5.8%,但是分煤种增量分化严重,其中,2019年1-5月份褐煤进口总量5021万吨,同比增加682.78万吨,增长15.73%,大幅超过煤炭进口总量增幅,主要原因在于,一方面,2019年上半年澳洲煤进口政策相对严格,印尼煤进口增量明显,2019年1-5月份,印尼煤进口总量6402万吨,同比增加448.87万吨;另一方面,受矿难影响,一季度国内电煤供应相对紧缺,加之国内外进口煤价差相对较大,导致褐煤进口量同比增幅明显。

    二、2019年1-6月份煤炭分地区与分海关进口情况

    1、煤炭分地区进口情况

    2019年1-5月份,煤炭分地区进口来看,主要集中在沿海省市,如两广、福建、江苏、浙江等地,但也有部分煤炭由于口岸关系,会集中在内陆地区,比如内蒙古进口的蒙古焦煤。从1-5月份煤炭进口总量分省市来看,广东、福建进口煤控制效果相对良好,福建省同比进口煤减少381万吨,广东省同比进口煤减少109.33万吨,而江苏、辽宁、天津、黑龙江等地区进口煤同比增幅明显。

    2、煤炭分海关进口情况

    2019年1-5月份,煤炭分海关进口来看,进口量较大的海关主要集中在沿海省份,主要位于两广、福建、浙江、东三省等地区。其中,南京海关、黄埔海关、大连海关、石家庄海关、哈尔滨海关进口煤通关量同比增幅相对比较明显,南京海关通关量同比增加445万吨,增幅32.45%,大连海关通关量同比增加396万吨,增幅高达91.%,进口煤量大幅超过去年同期。而福建省、浙江省内的海关通关量同比均为下降,平控措施相对有效。

    三、国内主要港口进口煤通关情况

    自2019年2月份以来,国内一些港口已经对澳大利亚进口煤实行限制,澳煤在中国大部分海关通关时间已延长至约40天以上,其中,广西、福建、华北、东北地区主要港口澳洲煤通关基本在60天以上,广东、华东地区主要港口澳洲煤通关基本在40天以上。印尼煤通关时间基本没有限制,只有在上半年进口煤增量较多的省份实施一定延长通关。

    四、2019年下半年进口煤展望

    2019年上半年,国内煤炭进口总量同比增加5.8%,总量控制相对稳定,但从分煤种和分地区、分海关进口看,进口量结构性偏高的现象依旧存在,主要由于以下三点原因:

    1、2018年四季度未通关的进口煤集中在1月份通关

    2018年四季度开始,进口煤总量平控政策执行相对严格,部分地区海关进口煤额度基本在前三季度用完,国内贸易商四季度采购的进口煤到港之后无法通关,集中在2019年1月份通关,导致1月份煤炭进口量激增。

    2、年初两次矿难导致国内供应偏紧,煤炭进口增量填补国内供应缺口

    2019年1月神木百吉矿难与2月份内蒙锡林郭勒盟西乌旗矿难事故,导致陕西和内煤煤炭主产区年后复产严重受阻,坑口价连续暴涨,环渤海港口煤炭下水量骤减,国内贸易商积极采购印尼煤以填补国内供应缺口,导致进口煤量同比增加。

    3、国内外煤炭价差偏大,套利空间引发进口煤采购潮

    2019年年初,主产区供应偏紧导致环渤海港口下水煤平仓成本节节攀升,同事神木矿难与内蒙矿难连发导致港口低硫煤结构性短缺异常严重,5500K平仓价一度涨至640元/吨的高位,而国际煤炭市场供应宽松,而印度、欧盟、东南亚等地区需求持续低迷,进口煤价格持续下跌,国内外价差一度达到150/吨的高位,刺激国内贸易商集中采购更加便宜的进口煤,进一步导致进口量增加。

    4、2019年下半年进口煤展望

    2018年年底进口煤平控政策基本定调,当前部分地区和海关进口煤额度基本告罄,部分地区陆续出台进口煤限制政策,部分进口煤大港上半年已经基本用完全年额度,国内贸易商对于下半年进口煤收紧的预期逐步增强,对进口煤的采购越发谨慎,预计下半年煤炭进口量将逐步放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