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矿区艺苑矿区艺苑

漠漠桂香

发布时间:2020-10-16 10:37:14 作者:陈青亚 来源:绿水洞煤矿 点击:

    天池湖里有个小岛,岛上有很多桂花树。

    在这里,秋风到来之前,桂花先开。

    桂,一向是秋的精灵,华丽,干脆。

    在中秋的夜晚像“中庭地白树栖鸦,冷露无声湿桂花。”这样,带着冷寂中坚持绽放的骄傲。作为节日浓烈气氛的点缀,让人印象深刻。但说起桂花,脑海里竟搜不出更多类似于其他花,比如牡丹海棠那样的成篇的赞美之句。

    你看,唯有牡丹真国色,花开时节动京城;比如着雨胭脂点点消,半开时节最妖娆;枝间深绿一重重,小蕾深藏数点红。如花的美人有一枝红艳露凝香,云雨巫山枉断肠;桃花,也有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但桂花一直是存在感十分微弱。

    它并不像牡丹和海棠:桂花生长在树上,实实在在有枝有叶,甚至和枝叶比起来,都不显得突出和夺目。缺少被直接夸奖的主体。又缺乏丁香那样紫色的梦幻感。它的皮可以做药材,调料,桂花可以做成以桂花花瓣为原料的鲜花饼。

    它实在是太甘于坠入尘世,一心扑在人间厨房的烟火之间,所以就少了些许被当做欣赏对象所必须的“仙气”。你看历来受到吹捧的“美”的东西,一定不能是厨房里沾着油烟的“实用”的东西。要可望而不可即,才容易显得美:桂花是谦逊热爱人世的花,它的美属于热爱俗世生活的人。

    桂花的用途,又加了一条“可以给人以深刻的启迪”。

    看起来就好像,正是因为这种种的有用,于是桂花才得到人们的微薄的喜爱,其实不然。

    苏轼,胸怀豁达,对君子为了远庖厨避而不及的烧肉都能乐在其中,目光独到之人,能跳出“实用”的藩篱欣赏桂花之美。写下了诗句:月缺霜浓细蕊干,此花元属玉堂仙。

    花应该在光线明亮处被欣赏,都说雾里看花不好。可是偏有例外。冷露无声,在夜晚的寂静当中,雾气缭绕,一点点笼罩夜空,诗人们在野外漫步,发现了雾气霜气里的桂花之美。

    比如山云漠漠桂花湿。比如冷露无声湿桂花。

    月下海棠,雨中残荷,雪中腊梅,阳光晴好则可以在花圃看牡丹。漠漠山云、浓霜、冷露里赏桂花。肃杀的冬天之前,在散步给世间最后的清香。盛大、嚣张、浓烈。 
         (责任编辑:杜娟)